淡.梳妆

自娱自乐:

 【一年生现实向】归宿 

(送给被《归心》虐哭的小宝贝们。不知道这种重活一次之后的糖你们接不接受。)


我叫Singto,以前我的小名叫Tiger,后来妈妈认为狮子比老虎厉害,就给改了。我今年19岁,是农业大学的大一新生,已经顺利通过了SOTUS迎新制度的考验。

我有个秘密。很早以前霍金就提出了黑洞理论,并且据说科学家们近年也探测到了相关的证据。对此我是相信的,因为我亲身经历过。如果有人听到会觉得匪夷所思,但我确实是正在经历第二次人生。上一辈子我活到了82岁,寿终正寝,非常祥和地离开了人世。我的魂魄越飞越高,直冲云霄,在某一天突然就卷进了巨大的黑洞里,再睁开眼睛时已经是少年时代的自己了,并且已经是农业大学的大一新生了。也许我的人生还是有遗憾的,虽然自己没有强烈地意识到过,但我现在认为正是这种遗憾使得我无法投入正常的轮回,又回到了原点。

这个遗憾跟一个人有关系,他叫Krist,以前的小名叫Kit。我以前非常渴望能够经常叫他Kit,但是我会克制自己,并且做得很好。我一向很擅长克制自己的情感。Krist比我小2岁,我有时会叫他弟弟。他一辈子都是个开朗,幽默,淘气,善良,有才华的男孩子。是的,在我们都老了之后,他在我眼里还是个男孩子。对了,我有些怀疑他有点多动症。

当我意识到我的人生可以再来一次的时候,我就开始了等待,等待我们的初遇。他现在高三,身边应该已经有了重要的那个人,我也无意以终结他人的幸福来换取我的幸福,但是我想我可以给予他更多。更多的爱,即使不作为恋人。还有更多的信任与支持,更多的陪伴与引导。

那一天我终于又见到他了,与遥远记忆中的影像重合起来,没有一丝偏差。他在架子鼓后面意气飞扬,我在场边尽职尽责当好一个拉拉队员。Krist,我想说,真好!能够再次遇见你,真好!
我从没想过表演结束后他会过来跟我打招呼。这是以前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上一辈子他甚至不记得这一次见面。
“你好,我们想请拉拉队的各位哥哥姐姐们一起去吃顿饭,可以吗?我们很想提前了解大学生活是什么样的。”
他用那双炯炯有神又漂亮万分的大眼睛看着我问,我当然要说好。就这样命运的齿轮变换了转动的轨迹。

第二次见面是在大学的新生训练礼堂里,在那么多的学弟学妹中间我一眼就看到了他。训练结束以后我找他吃饭聊天,可以说相谈甚欢,还互换了手机号和社交软件的联系方式,也互通了住址。此后,我们会时常出现在彼此的生活里,一起学习,一起打游戏,一起看漫画,一起看电影,一起打篮球。
有一天我终于忍不住问:“Krist,你的女朋友呢?怎么从来没见你带来?”
他说:“我没有女朋友啊,P’Sing怎么会认为我有女朋友呢?”
刹那间,我内心的惊诧与狂喜如滔滔浪花滚滚袭来,要把自己震得四分五裂。我一边尽量克制情绪以免显得表现得太奇怪,一边缓缓地不在意似地问:“那介意有一个像我一样的男朋友吗?”
我心里已经做好了他也把它当作一个玩笑,嘻嘻哈哈回答我的准备。
但是我听到的是,“好,我不介意,我很喜欢。”
多么认真的语气,多么真挚的眼神。原来,缘,妙不可言!

我们经历了无比美好的大学时光,还一同走上了演艺道路,宿命一样。经历了上辈子,我坚信了我对这个行当的热爱。当我30岁的时候我们已经是这个领域里的中流砥柱了,而我们的感情也越来越稳固。

那一天隔着条马路看到了一个美丽的女人,她本应该会用一生陪伴他左右,可命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样的偏差,陪伴他的变成了我。我看到她左手挎着一位英俊男士的胳膊,右手牵着一名稚童,浑身洋溢着幸福。至此,方觉得人生再没有什么缺憾了。

当我30岁生日那天晚上,我把他揽在怀里感受着他温存过后异常炽热的体温慢慢恢复正常,而我却思绪万千无法入睡,但为了不影响他的睡眠我让自己静止不动。良久,我听到他轻轻地问了一句。“Sing,你睡着了吗?”鬼使神差我没有及时出声。接着再过了良久,久到我以为他睡着了,才听到他说了一句。“谢谢你这辈子等我来找你,在我们最好的年华。”

刹那间,泪如泉涌。

评论(3)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