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梳妆

【一年生】春宵苦短(上)

全世界最好看的萝卜:



灵感来自此四宫格,暖暖躺在钢炮腰上的那张图。

嘿嘿嘿,中间夹带点私货,给我只会看不会写的盾铁。

新的一集还没看,宿舍里没有wifi没法追直播了,明天去自习室补!


——————————————————



“Arthit学长...”
钢炮挂断电话,看着神情期待的学长,欲言又止。

“怎么了,有话快说,别吞吞吐吐的。”
Arthit被他看得发怵,不由得内心一慌,于是凶巴巴的质问。

“老师刚刚喊我帮他做一份文件,着急用...”
Kongphop低下头,不敢再看那人的眼睛,生怕里面会喷出火苗来。

“什么?这可是我最爱的美国队长3首映,电影票和爆米花都买好了你告诉我老师找你?”

“学长的约定要遵守,但老师的命令不能不听啊...”Kongphop看到对方生气,瞬间也有些委屈,皱着眉头,咬咬牙下定决心,“我跟老师打电话说没时间。”

刚要拿起手机拨号,被对面的人拦住了。

“算了,你去做文件吧,我自己看。”
Arthit一只手抢过Kongphop手中的爆米花,另一只手揣进裤子口袋,拽拽的要离开。

不失落是假的,毕竟第一次被恋人放鸽子。想到他宁愿去给老师做无聊的文件,也不愿跟自己看这场电影,一时间有些接受无能。

嚯咦!
Arthit甩了甩头,清醒一下,顿时有些受不了自己的恋爱脑。
给老师做文件当然是最重要的事,毕竟Kongphop还要在学校待三年。

就在Arthit纠结之际,一只手攥着他揣进口袋里的手腕牵出来,顺其自然的十指相扣。那人的眉眼间还有些许无奈和赌气,却是硬要跟着他一起进电影院。

“Kongphop,我现在命令你,回去!”
Arthit冷着脸,瞬间又恢复到教头的形象。

然而好像失去了作用。
曾经对他言听计从的小学弟,此刻却执拗的牵着他的手不放开,一副你去哪儿我去哪儿的无赖样。

还是心软了。
即便是喜欢无理取闹的Arthit,在遇到敏感又懂事的Kongphop之后,也再难坚持。

“好吧,我跟你一起回去。”
无奈的叹了口气,牵着手拐了个弯,踏上回家的路程。

Kongphop有些诧异,悄悄的看向身边似乎还有些生气的学长,大大的笑容绽放,露出一口白牙。

“听说这次美队和钢铁侠要内战诶...”
好不容易妥协一次的学长还是有些不死心,一步三回头的望着预告片,内心痒痒的。

“Arthit学长,我会补偿你的。”

说完这句话,Kongphop牵着的手又紧了一下。


Arthit没精打采的跟着他回到公寓,一头栽倒在床上,把脸裹到被子里,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原本已经老老实实坐到书桌前的Kongphop,看他这样,索性拿起本子,也歪在床上,趴到那人旁边,尽量不受干扰的打起了草稿。

过了好久,Arthit在被子里憋的没法呼吸,只好翘起脑袋,却意外的看到Kongphop正趴在他身边,聚精会神的写着报告。

都说认真的男人最有魅力,到他这儿果然也不例外。

Kongphop戴着金边的眼镜,散发着智者的光辉,灯光打在他的侧脸上,比起平时更添了一丝柔和。

他神色认真,想想写写,写写想想。遇到问题时还会习惯性的咬着笔尾,偶尔趴累了会揉一下酸痛的胳膊。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本子上写东西,漂亮的字迹顺着钢笔流出来,像他本人一样,活泼而又稳重,俊秀不失大气。

场面和谐美好,一般人看了都不忍心打破。

当然,我们的学长大人,又怎么会是一般人。

Arthit实在无聊,而身边的Kongphop又是一副完全不受外界干扰,与世隔绝的模样,让他觉得这人虽然身在周围,心却似乎在离自己很远的地方。

于是,为了离他更近一点,Arthit想了个坏点子。

故意抬起头,然后重重的放在那人的腰上,心满意足的听到一声哀嚎。

“嗷嘿!Arthit学长...”
Kongphop一个激灵,注意力终于回到这人身上。

嗯,现在心也很近了。
Arthit满意的点点头,摆出一副抱歉的样子,“Kongphop,枕头太软了,我枕不习惯,这样没打扰你吧?”

我买的跟你宿舍那个是一样的。
Kongphop默默腹诽,却也没有拆穿,任由那人玩小把戏折腾自己。

可是没过一会,他就开始后悔自己刚才的放纵。

Arthit枕着他的腰,翘着二郎腿,一目十行的翻着手里的漫画书,惬意的很。

可Kongphop就惨了,由于不能动弹,酸痛从腰部转移至全身。想要稍微活动一下筋骨,却又被看书的那人骂,着实憋屈。

就在Kongphop再一次转动身体舒活筋脉时,Arthit皱起眉头,表情跟训练大一新生那会儿如出一辙。
“Kongphop,你能不能专心做报告,别
老动来动去的!”

那张冷脸底下跳动的心,却是极其雀跃的。看着眼前的人有苦不能言憋屈的神情,简直要乐坏了,笑意恨不能从眼角偷偷溢出来!

然而,这次Kongphop好像并不打算没有默默承受。他一言不发的坐起,待到Arthit还没反应过啦,就把他压到身下,侵身吻了过去。

“唔...”
Arthit没想到这家伙现在胆子变得这么大,一时间竟然没反应过来。任由那人灵巧的舌头撬开他的唇齿,开始了他们之间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吻。

“Kongphop!”
喘息间,趁着短暂的呼吸,Arthit声色严肃的喊出那人的名字。却没察觉到,这声音染上了情欲,带着微微的颤抖,便充满了欲拒还迎的意味,使得眼前的人眸色加深,忘乎所以,再次吻上来。

顿时,Arthit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力气被抽干了一般,胳膊居然不受控制的搭上了那人的脖颈,结果换来了他得逞的笑容。

招架不住。
悔不当初啊!


察觉到身下的人儿已经快要窒息,Kongphop停下了动作,眼睛亮的吓人,还不忘挑衅的看着神情恍惚面如桃花的某位,炙热而深情。

“怎么样,学长大人,还闹吗?”

Arthit识趣的沉默了。

两人的呼吸声此起彼伏越来越重,气氛变得微妙,暧昧因子在空气中越积越浓。
最终,Arthit率先败下阵来,抓起身边的被子蒙住脸,试图遮住这染到耳根的红晕。

没想到看似绅士的Kongphop此刻却不依不饶,扯开那人紧紧抓住的凉被,欣赏着他的学长为他而染上红晕的脸庞,身体。

“Arthit学长,还记得我刚刚说的补偿吗?”
凑到他的耳边,轻轻吻上那人白皙透明的耳垂,声音暗哑低沉,眼神清澈魅惑,跟平常的Kongphop简直判若两人。

“我..我要看内战!”
Arthit还在反抗,他从来都是这样,不到黄河心不死。

“好...”Kongphop轻笑,弯起的嘴脸露出一股邪气,“过会儿我战给你看...”

春宵苦短,但是夜还很长。





对了,下一章开破车,敬请期待嘿嘿嘿~


评论

热度(164)

  1. 淡.梳妆焦糖色萝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