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梳妆

补全-初遇篇

水水水:

【KOx莫扎他】补全-|初遇篇| 
终于动笔写心心念念的K莫,趁着摸鱼的时候自我放松,写的特别开心。我特别特别特别喜欢KO,也特别特别特别喜欢郝眉。KO未必经历多黑暗的过去,但一定是苦过来的。还好这个世上有一个人叫郝眉,还好他遇上了郝眉。

所谓命中注定,当如是也。

这篇的名字叫《补全》,意思简单粗暴,就是试图补全剧里两个人所有对手戏的前因后果,补全那些活在脑洞里可能会发生但是没有发生的东西。
会更新,但不定期,争取一周一次吧!

补全

文/李望水

CP:KOx郝眉

 

|初遇篇|

    0

    其实在食堂初遇前,KO就已经见过郝眉。

    不止一面。

    他背着并没有多少行李的背包来到这座赫赫有名的城市时正值酷暑。

    炽烈的阳光烘烤着大地,知了藏在树影之间不遗余力地吱喳叫唤。干冽的热风像两把被烙得通体发红的刀子,轻轻一拂,脸上就留下了印子。

刚下火车,身上还混杂着红烧牛肉和老坛酸菜方便面味的KO站在庆大恢弘的校门前。眼下庆大正在放暑假,偌大的校园里除了看门的老大爷以外并没有多余的人。

他拿着打印出来的纸张,敲开了门卫室的玻璃窗户。穿着白背心的老大爷一边吹风扇一边摇蒲扇,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问道:“找谁啊?”

“见工。”KO回答,将纸张推到老大爷面前,上面赫然是庆大曾在网上发布过的招工启事。

老大爷看着他,来了兴趣:“你多大岁数?满18了吗?来见哪个岗啊?”

“厨师。”

“瞧你白白净净的,看不出还会掂勺呐?不是北京人吧?”

KO摇了摇头。

“打哪来的?”

“南边。”

“好小子,怎么想到来这当厨子了?”

这次KO没有回答。

他的视线越过话唠大爷,停在了舒展在阳光下的庆大操场上。

跑道干净整洁,铺陈着活力,几乎可以预见有人从上面飞驰而过的样子。

 

1

14岁那年,KO家里就没有了人。

亲戚都不太愿意带着他这个拖油瓶,所以他像个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好不容易磕磕巴巴地结束了九年制义务教育,KO站在桌前,看着摊在桌子上的大红色初中毕业证。

二叔叹气,说家里这情况你也看见了,高中我们实在是供不下去了。我们也不指望你当大学生,能认字就行了。你要不去帮厨吧,我和巷口那家饭馆的老板说好了,你去学手艺,他每个月给你两百块钱。

KO沉默,点头。

二叔又说,你看啊,我们养了你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那两百块钱,是不是应该每个月给我们一百五做生活费?

KO沉默,又点头。

他从14岁开始学习怎么切菜怎么炒菜,五星级大厨不敢当,但好歹练就了手艺,征服庆大校长和人事的胃不在话下。

于是KO顺利入了职,在分配工作的时候被分去了靠女生宿舍的一食堂。从进后厨开始没怎么说过话甚至对工资都没提出异议的KO终于开了口。

“我要去男生宿舍旁边的二食堂。”

校长有点为难,说那里人手满了,要不你先在这边干一段时间,回头我们再给你调过去?

KO想了想,点头,算作同意。

帝都房租贵,便宜的地方又离庆大太远,工作起来不方便。KO背着背包在庆大附近转了一圈,最终停在小炒店门口。

老板正欲说话,KO先开了口:“晚上七点到十二点,一周七天,每天工作五个小时。工钱你看着给,我只要晚上有个地方睡觉就行。”

市侩的老板故作为难地压低了工钱,KO也不计较。只是看了看收在门后的床板,确定自己能睡下,便点了点头。反正他向来对吃住没什么要求,肚子不饿,有个瓦片遮顶就行。

就这样,KO在帝都落了脚。

而当夏末的高温散去,桂花展露出枝芽,散发阵阵幽香的时候,庆大终于开学了。

KO插着裤兜站在树下,侧着头看着拖着行李箱的新生老生三三两两从校门外走进来,终于露出他来帝都以后的第一抹笑容。

有人在那里。他知道。

 

2

KO是在一个中午遇见郝眉的。

他所在的食堂因为水管爆裂而无法营业,学生被分散到其他食堂吃饭,他也被借调去了二食堂。

当他端着一盆热气腾腾的木须肉出来的时候,听见一个男音在隔壁窗口哀嚎。

“阿姨!你看看我,我就是那个每天都吃不着糖醋排骨的可怜小伙啊!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今天还是没有糖醋排骨!”

KO侧过头,看见哭丧着一张脸的郝眉。他扒着台沿,像只被抢走了鲜美肉块的小狗。他后面站着三个男生,看着他笑。

打菜的阿姨大概也觉得挺不好意思,说没办法呀,我们食堂就糖醋排骨还能吃了。你每天来这么晚,我想给你留也留不住啊。

郝眉瘪着嘴,有点委屈,但也没再继续闹腾。他神色恹恹地点了鱼香肉丝和青菜,端着餐盘套拉着脑袋走远。

KO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身边勤工俭学来帮食堂帮忙打菜的女学生正红着脸盯着他看。

他一怔,从打卡机的镜面上倒映出来的是自己微微弯起嘴角的脸。

那时已经过了用餐高峰期,被借调来的KO得以休息。他脱下工作服,端着餐盘走进人群里,开始他的午餐。

他特意选了一张离郝眉不远不近的桌子,一个一抬头就可以看见郝眉侧脸的位置。

郝眉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T恤,下面是一条宽松的短裤和一双白球鞋。他闷头扒了几口饭,夹起一筷子胡萝卜,哭丧着对身边的人说道:“于半珊,你告诉我,为什么鱼香肉丝里没有鱼?你说没有鱼就算了,为什么还全是胡萝卜丝?我都快忘了我有多久没吃过粗过拇指的肉了,天要亡你眉哥啊!”

“眉妹,昨日我夜观天象,你知道天象是怎么说的吗?”

“说什么了呀?”

“天象说,这是因为你不给我洗袜子而受到的诅咒。”

“我呸!于半珊你还要不要脸了!”

KO的筷子顿了顿,停了一会儿才重新往嘴里送了一口米饭。

 

3

那天郝眉走进来的时候,实际上KO并没有看见。

他埋头打菜,并不太注意来排队的女学生的模样。只是听见从门口传出的骚动时,才抬起头来看了一眼。

郝眉正在门口摆POSE。

举着手机的女学生们从他的身前路过。

郝眉收了POSE,有点不甘,然后揉揉肚子咽咽口水,老老实实来排队。

他就排在自己面前的队伍中。

KO深吸一口气,复又垂下头,加快了手中的动作,让面前的队伍快一点,再快一点。

他的余光落在面前的糖醋排骨上,还好,还有。

可KO没想到的是,白衬衫和马尾女会同时点一份糖醋排骨。他的余光扫过站在白衬衫身后的郝眉,发现他正踮着脚,放着亮光的双眼直愣愣地盯着这边的菜看。

糖醋排骨的分量不多,如果都给他们打了,那到郝眉那里的时候,一定没有了。

于是KO抬起头,说道:“糖醋排骨只有一份了,你们谁要?”

其实他的想法很简单,白衬衫是男人应该会让让女生,女生的食量不大,他给一勺子骨头给她,还是能把大部分肉多的排骨留给郝眉的。

可面前的男女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说点一起点,说不点又都齐齐不点了。就在KO决定因为他们的醒目而多给他们打点菜的时候,郝眉冲了上来。

“这糖醋排骨我要了,都给我吧。”

他说的开心又急切,生怕糖醋排骨被人抢走了似的。

KO只觉得有朵小小的烟花在他耳边炸开,酥的他的耳垂都跟着发起麻来。他看着郝眉,一时间忘了动作,只是看着他。

KO觉得自己的胸口好像是被热水烫过,让他的心跟着跳动了起来。

郝眉离他很近,近到他可以看到他脸上的笑容,是触手可及的真实。

后来一起和KO打菜的大姐拍着胸脯和他说,小欧啊我今天一回头发现你在那笑的时候我快要吓死了哦,大姐和你一起打菜这么久都没见到你这样开心过,你是捡钱了?

不。KO在心里回答,他只是寻回了宝。

KO把所有糖醋排骨都给了郝眉,顺便还给他挑了一勺肉特别多的鱼香肉丝。

嗯,开心地。

他注意到郝眉小小声地哇了一下,眼睛又跟着放起光来,高兴得甚至连尾音都来不及发出。

“谢谢大哥。”

KO帮厨或者在网吧里做网管的时候,也听过许多人向他道谢。

可那些千奇百怪的声音加在一起,也都没有这一句来的让他愉悦。

郝眉端着盘子欢快地走远占座去了。

KO看了好一会儿,直到和他一起看着郝眉走远如今一脸惊讶的叫于半珊的人来到他的面前,特别期待地说道:“大哥,来份鱼香肉丝。”

KO收回视线,把刚才挑出肉的那部分大方地给了他。

 

4

“打菜的换成了男的就是好,你看我这菜量特别地多……”

“为什么我的鱼香肉丝里一点肉也没有?”

“郝眉,你的糖醋排骨,不止一份的量。”

“???老三,什么意思???”

“没什么。”

 

5

那天晚上,KO结束了在小炒店的所有工作,差不多已经十二点半了。

KO收拾好桌椅,在凉爽的夜风中打开了自己的电脑。

这算得上是他全身上下最贵也最重要的东西。

他帮厨的那些年,工资没怎么见长。二叔时常也会唠叨,说现在这世道,一百五十块够干嘛啊?KO见时间还够,就又给自己找了份兼职。

网吧虽然又吵空气又不好,可至少没人来开机子的时候,还是清闲的。有的时候会从那些网虫的身边路过。他看见他们操纵着小小的人在另一个世界里厮杀拼斗,每个人看起来都又厉害又英挺,和握着鼠标的人大相径庭。

有一天他帮忙往冰箱里上饮料的时候,无意中发现冰箱与墙角的缝隙里,有一本不知被遗弃了多久的书。

书的封面被撕去一半,只隐约看见计算机三个大字。

彼时KO捧着那本满是灰尘的书,忽然觉得自己的鼻子有点痒。

又或者,痒的不仅仅是鼻子。

他觉得自己好像是找到了一个什么了不起的,大约能称之为宝藏的东西。

 

6

那夜月朗星疏,夜风微凉。

KO登陆了一款久违的游戏。

游戏里,衣袂翩翩的男人还站在月老祠前。

他点开聊天对话框,选中一个已经灰了很久很久的头像,发出了一条消息。

【密聊·手可摘星辰】我找到你了。


评论

热度(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