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梳妆

170422 一年生苏州见面会 singtokrist 对视部分cut

甜爆了。。对视,对视,对视,暖暖永远撩不过狮子啊,我暖害羞什么的, 狮子分分钟钟有亲的欲望。。。

bgm:Stay here forever—jewelweibo/twitter:__mmjj转载请注明出处 感谢喜欢

黑锅:

黑锅小剧场之【有其夫夫必有其子子😂】GMM今天的四张图构成的小剧场💞

一年生-“床戏风波”之暴风雨前的宁静- STAY STRONG

全程高能,笑趴。。。

“单身律师”播出第二周的事件整理,剪辑涉及材料来源于weibo、ins、twi等app,以及各站子、各位大大的围脖,视频中水印能看到。可以当一条时间线来看(也可能不完全按时间)。总之,就是喜欢看罗太太吃醋啦。当然,某些地方可以当脑洞看啦。为啥莫有狗狗2,因为罗太太实在是没撩动啊,只能忽略的伤害值,摊手ps: 不喜真人勿入!

https://youtu.be/jO4pFlNNOnM รายการ ตกสิบหยิบล้าน Still Standing Thailand - 22 กุมภาพันธ์ 60 [FULL]

这个是第三段,我狮子打败了擂主啊。。。

前面两段视频,我归档里面找。。

https://youtu.be/zPSVnnRgtX8 รายการ ตกสิบหยิบล้าน Still Standing Thailand - 21 กุมภาพันธ์ 60 [FULL]          

我狮子真是太棒了,太历害了,太牛了,学霸狮啊。。。这个节目是泰版的一站到底,小狮子对决是在10分20左右开始。至于问暖暖对决的,在我归档里也有。。

【四对四挑战】小狮子,off,滚哥,new的综艺节目,全程笑趴。。。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8529353/      禁止二次上传,只能发个链接,小伙伴们自已去看吧,超有意思的节目,滚哥的脑路,啧啧啧。。

【KristCFC】【熟肉】学长学弟参与泰版一站到底(第一部分)


暖暖完整版的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8739756/

《招租!招租!》(上)

典漆七点:


【现有两间卧室出租,精装修,家具齐全,拎包入住,交通便利,环境优美。诚招室友,无不良嗜好,行为端正,男性,愿你性格开朗,合租愉快,房租面议。电话××××××】
 
Arthit把这份招租广告打印出来的时候,被Bright嘲笑了一番。
“Arthit,你这是招室友,还是招男友啊?还要性格开朗,行为端正,你让那些性格内向,行为稍微偏差的男性们往哪儿待去?”
Arthit瞥了他一眼,摞了摞稍显重量的广告纸,“要不是某人搬出去和女友同居,我用得了招租嚒。”
 
Bright 眨了几下眼,朝着外边探头,“嘿!Tuta!新到的图纸是吗?我看看!”自说自话踢踏着走出去好远,远在茶水间的Tuta溅出了点茶水,咋了?这还有我事儿呢?
呸!见色忘义!Arthit唾弃了一番,拎着一袋招租广告将大门哗啦啦撩拨地直发响,工作牌在空中划出道半圈弧,哥们儿今天要早退!
 
Arthit摸了摸口袋里,没舍得打个车,跺跺脚,硬是走了几百米去了隔壁马路等公车。Arthit很穷,一份工资还110平的房贷能不穷吗?穷!非常穷!穷到刚出的漫威手办都要咬着牙齿捂着心口颤着手指头买了。
Arthit狠狠地在纸上糊上一层浆糊,再狠狠地啪叽一声地大力地咬牙切齿地粘到电线杆上,电梯口上,楼道间上。
Bright搬出去的第一个月,Arthit发现要活不下去了,显示屏上绿晃晃地照着那张求而不得的大白脸,Arthit开始抓心挠肝地祈祷,神啊!请赐我很多很多钱吧!然后下手点击了购买。
 
本来Arthit一人还房贷再收收Bright的房租,还是能勉强过日子的。现在Bright见色忘义,拍拍屁股走人,Arthit这勉强的瓢漏了底,稀里哗啦挤在了温饱线的上下。没钱就不要妄想漫威!演唱会!粉红奶冻!Arthit感受到了金钱的罪恶,决定招租。
 
“哎呦,你看看这窗帘,这沙发,这卫生间,都不行的嘛。” Arthit木着脸,吹了吹尖细的吸管,噗一声戳进粉红奶冻。
“哎呦,你这品味不行啊,都要改的,人家住进来以后,这些这些都不要用的。”
Arthit呼哧一声吸掉奶冻一大半,要冷静,他对自己说。
“哎呦,这么大人了,还喝这么甜歪歪的东西,不好的,会得糖尿病的。”
Arthit一掌捏扁空的饮料杯,站了起来,朝着那人走过去。
“你…你要干嘛?”那人咽了咽口水。
Arthit朝他笑了一下,伸出兰花指点了下他的鼻尖,“哎呦,人家不租给你了啦。”
趁着他愣神,开门,关门,一气呵成。
 
都是些什么鬼!Arthit颓唐倒在沙发上唉声叹气。
第一个是个长满胸毛还爱穿深V的大毛怪。
第二个是个大点声说话就要哭唧唧的妈宝儿。
第三个是个哎呦哎呦没完没了作妖的娘炮。
Arthit觉着这日子实在是没法过了,眼看着还贷日就要到了,前途一片黑暗。
 
叮铃铃,安静的房间内有电话响。
“喂,你好。”
“你好,请问您那边是有房间出租是吗?”
“是。”Arthit坐了起来,偷偷清了清喉咙。
“请问今天您在吗?能看看房子吗?”
“在的。”
“那我半小时之后到可以吗?”
“可以。”
 
又是一个来看房子的,Arthit站了起来,收拾了一下有些歪斜的沙发垫,从厨房接了壶开水,想了想又放了回去,天知道来的是个什么样的怪胎,这茶还是免了,省的喝茶耽误工夫。
 
要强势,要有气魄,要显得硬邦邦,这是作为房东的基本素养。Arthit抿了抿嘴,从抽屉深处翻出罐咖啡,还是当初Bright留下的,一点点水,很多很多咖啡,黑黝黝和中药一般的衬在透明的玻璃杯里,光是看着就发苦,满客厅铺天盖地弥漫着Bright说的成熟男士的苦涩味道。
 
咚咚咚,门口有人敲门。
“你好。”
Arthit眯了眼,苦到发懵的脑袋开始一点一点清醒,帅气英挺,这是他给来人打下的第一个标签。
“你好,请问是Arthit吗?我半小时前给您打过电话。”来人微笑着说着。
Arthit不说话,谦逊有礼,这是第二个标签,俩人站在门口,过门风呼啦啦吹了三十一秒。
 
“那个,我能进去看看吗?”
有谁能拒绝白衬衫的英俊少年?他说不准,反正他拒绝不了,表面不在意侧了侧身示意他入内,暗地里却将人在视线里上下囫囵了好几遍,真是越看越顺眼。但这事儿那人不会知道,只当是自己暗暗的小秘密了。
 
“有三间卧室,主卧我住了,要租的是这两间侧卧,大小格局都差不多,你可以看一下。” Arthit重复着今早说了三遍的台词。
“嗯,挺好的。”来人随意转了一圈,自他面前的沙发坐下,侧头过来的时候,刚好可以看到细密纤长的眼睫毛印在他下眼睑的倒影。
“我们什么时候签合同?”那人问。
就这么签了?不再看看了?桌上的咖啡还在冒热气啊喂,就这么决定了?Arthit有些不敢相信。
 
“如果没有问题的话,我下午就搬过来了。”那人露着口白牙,伸出一只手递到他面前,“怎么称呼?我叫Kongphop,24岁。”
Arthit看着那双手愣了两秒钟,伸手盖了上去,“Arthit,26岁。”
“那你就比我大了,P’ Arthit。” Kongphop亮闪闪的眼睛写着满满的真心实意。
 
Arthit生的白净,圆圆脸妹妹头,笑着的时候露两酒窝,浑身上下就差打个钢戳贴在胸口,左胸幼齿,右胸未成年。
二十多岁的年龄,作为公司元老级人物,每年都被新晋员工当作小弟弟看待,从未有人发自肺腑的喊声哥哥的,纵然是有也是多带戏谑之色。
故Kongphop的这声P’ Arthit,让他十分受用。
 
他满意地掀了掀眼皮,对面那人亮得晃眼的白牙突地在他心底掀起滔天巨浪,好似美洲的蝴蝶震翅,飞过太平洋,乘着热带风暴,在他心里翻天覆地。哦,我是P’ Arthit了,徒然生出点黑社会带头大哥的英雄气概,就想学着港片里的大佬,拍着小弟的肩膀,叼着雪茄,吐出个烟圈,来一发豪情壮志,莫怕,往后有我一口吃的就有你一口吃的。简直6到飞起。
 
“喂,Kong,东西搬完了吗?”下午 Kongphop开着蓝牙,一边收拾衣物,一边和M打电话。
“都搬完了,现在在收拾归纳。”
“新房东怎么样?好相处吗?”
Kongphop抬头看了看虚掩的门外,Arthit抬着脸对着电视倒在沙发上打滚,滚了两圈又紧张兮兮地回头看他的房间,秒变严肃脸,Kongphop歪了歪嘴角。
“很有意思。”
 
 
 
 
 
OOC AU
假期结束,恢复更文和…开坑,入坑谨慎。
毕竟我是个随性的lo主,还有辣么多坑要填。
不妥,告知,删。
 

《招租!招租!》(中)

典漆七点:


Kongphop到一楼的时候,有人从楼道口出来,前天顶上的路灯被熊孩子一个弹弓天女散花,天一擦黑就黑蒙蒙一片,来人也没打个电筒,啪叽一声撞个满怀。
那人怒气不小,推了他一把,借着月光就要破口大骂,正巧后面有人打着手电照亮了Kongphop的一张脸,炮仗筒变成了哑火炮。
小姑娘红了红脸,“你没事儿吧?撞疼你了没?”
Kongphop摆摆手,踏步上楼。
小姑娘紧追不舍,跟着屁股后头嚷嚷,“诶,我其实不凶的,刚才我心情不好,三楼漏水淹到我家了,我不是有意的!”
三楼?Kongphop摸着钥匙琢磨着,好像是他家。
小姑娘追了一层楼,见他没有半点意思,也就作罢,湿哒哒气鼓鼓地下楼了。
 
Kongphop开门的时候直觉有些不妙,等听到里面噼里啪啦的敲击声的时候更觉得不对,但已然没有反应的时间了。
“不要进来啊!”哎哎呼呼,稀里哗啦的哭天抢地。
Kongphop只来得及看到Arthit的左脚打滑,右脚踩在了左脚飞出去的拖鞋上面,把那只翘着胡子的布偶猫头饰撵断三根胡须。
 
按照偶像剧模式,主角摔倒,必定会有另一个主角以凑巧和不凑巧的高难度姿势相拥抱,间或再辅以一个违反人类力学的吻作为结束,此时收视率将达到本集的顶峰。
生活是偶像剧吗?不是。
所以Kongphop只来得及做出伸手的动作,Arthit就摔倒了,脸朝下,以极其羞耻,难看的姿势,十分不豪迈壮阔。
 
“P’ Arthit,你没事儿吧?” Kongphop咽了咽口水,踏过满地的湿哒哒,走到他面前。
Arthit不想说话,如果可以,他还想用视野半米外的湿毛巾盖住自己的头,再打晕Kongphop,抽出他的记忆,踩个稀巴烂。
 
事情本不该这么发展的,倒在地上的Arthit想,三个小时前,他是想给新住户展现一下勤劳稳重的大哥形象的。
【生活的质量从洗衣开始。】Arthit至今还记得电器商场一身标准职业装的导购员夸张的动作和稍显做作的台词。
Arthit其实只是想来借个厕所的,出了厕所门就被导购拦住了。
 
“看您衣品不凡,肯定对生活有高要求。”
Arthit整了整穿了两年的白T,牛仔裤,挑着眉点头承认了。
“对于您这么高品位的人,我们商场有一款特别好的产品介绍给您这类型的顾客。”导购员笑颜如花。
“这款洗衣机,全自动化处理,智能感知,洗净即停,双卡双待,只要998!额…不好意思,刚从手机卖场过来,还没有适应。”
 
借个厕所的Arthit买了个洗衣机。
 
再后来就搬回了家,洗了个衣服,水流不受控制,鼓着肥皂泡的水从洗衣机顶盖满出来,流得满地都是,再从卫生间的地砖缝隙一点一点渗到二楼一楼,这些事是楼下有人找上来Arthit才知道的,那时候他还在房里带着耳机打游戏。
 
事情发生地太过突然,就好像一分钟前,他也没想到自己会倒在地上一样,人生嚒,总是充满了惊吓。
 
“P’ Arthit,衣服塞太多了,而且,” Kongphop往里掏了掏,“而且像这种小件的很容易塞住排水管道。”印着海绵宝宝的黄色内裤湿哒哒地挂在Kongphop的指头,Arthit的脸红了红,又白了白,最后青了青。
 
“P’ Arthit,以后就把要洗的衣服放到这个筐里,我来洗吧。”
Arthit说了什么,好像含含糊糊应了声好,只要Kongphop能忘记那条塞住排水管的内裤,什么他都会说好的。
 
“怎么回事,最近很忙吗?约了你这么多回,都不出来,这顿你请。”M抱怨着,将菜单划拉地啪啪作响。
Kongphop耸耸肩,不置可否。
“你看一下,两天后开录。”M将剧本递到他面前,厚厚一沓夹杂着些许蓝蓝黄黄的便签纸。
Kongphop翻了几页,从背包里找出副眼镜看得仔细。M知道他的性格,也没顾他,菜上齐了也不客气,自己一个人吃得欢。
 
“新房东怎么样?”胡塞了个半饱,M才有心情慢悠悠和他聊起来。
Kongphop推了推滑落的眼镜,将剧本在包里放好,撑着头想了一会儿,露出口白牙,在灯光的映射下闪了M的眼。
 
“别别别,你别这么笑。”M捂着眼,拒绝观看,M打了个寒颤,每次Kongphop 这么笑都会有事发生,或是即将有事发生,多年挚友他太了解了。
“怎么了?”Kongphop喝了口咖啡。
“我瘆得慌,”M斟酌了下语句,“你这样就好像,嗯,看到兔子的大尾巴狼一样。”
兔子啊?Kongphop想了想阳光下白得发亮的P’ Arthit,还挺形象。
 
“你那什么个情况,还顺利吗?”
“焦头烂额。”M用四个字总结了最近的生活,“就刚给你的剧本看了吧,里面那个男二,就那痞子,本来都已经找好配音演员了,也不知道制片人抽什么风,说是找到了心目中的完美声音,非要我们去找那人来配。问题是人根本不是专业的,对这行也兴趣缺缺,我这两天求爷爷告奶奶地跟着他屁股后头求人。”
 
M喝了口冰水,嚼着冰块咔咔作响,“这人也不是什么好货!就是个吃货!今天说要吃巧克力,明天要吃芒果干,我半拉多月的工资都给了他买零食,他可倒好,东西没少吃,愣是没点头,到现在也没答应我来录音,就吊着我让我给他买吃的。”
 
叮铃铃!
“你等等啊,”M示意要接个电话,“喂,P’Bright啊,什么现在要吃榴莲干和鱿鱼干?我在外府啊!”
外府?也亏得编的出来,Kongphop学着外府的口音,凑在他手机边高声呼拉了几句,M眨了眼,翘了个大拇指表示感激。
“今天可能回不去,嗯,对对对,哎哎哎!别啊!我明天一早送到您家好吧,对对对,不累,一点不累,诶,您等着就行,有事儿您说话啊。”
 
“Kong!他就是个恶魔!”M挂了电话,磕在桌上哀叫连连。
“走吧。”Kongphop没理他,自顾自买了单就催促着走人。
“哪儿去?”
“买榴莲干和鱿鱼干啊,你这个出差的外府青年,兜里没剩多少钱了吧。”
“哎呦!您就是我亲哥!”
 
Kongphop回来的时候,Arthit还没回来。Kongphop洗了手,切了个柠檬,挤了半个柠檬水,剩下的切薄片,浸在温水里,从冰箱里拿出罐蜂蜜,舀了一勺进去,想了想又加了一大勺,那人喜欢喝甜的,如果不甜,怕是又要皱着脸不肯喝了。
一切准备妥当,Kongphop把柠檬水放在桌上,进屋了。
 
“……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我会改的,所有的不对,所有你不喜欢的我都会改的!我们可以不做男女朋友,一切回到原点,我们是普通朋友好吗?求求你不要拒绝我,没有你,我宁愿去死……”
路过房门不小心听到的Arthit嘴巴张得很大,Kongphop弟弟失恋了!?他好像听到了了不得的消息。
 
 
 
 
 
 
OOC AU
暖暖好像被我写成个生活废,哎呦!不是这样的喂!
稍稍带点Bright×M?
打算先把这个坑填完,再补其他的。
不妥,告知,删

《招租!招租!》(二分之一下)

典漆七点:


Kongphop觉得自家的房东最近有些怪,比如他正在厨房拿刀子削土豆,那人紧张兮兮跑进来说改吃外卖。
“不是你说要吃咖喱的吗?”
“我现在又不愿意吃了不行吗?”房东大人一手拎过菜刀,一手扯着他的衣袖将他赶出厨房。
 
比如俩人窝在沙发上看电视。
正按到霸道总裁电视剧,房东大人扭头看他,“Kongphop弟弟,你知道这个男主角为什么能这么成功吗?”
正在剥桔子的Kongphop 看了一眼,“不知道。”一使劲,一分两半,递过去一半桔子。
“因为他从不留恋过去,” Arthit嚼着桔子有些含糊,“比如以前的出身,还有过去的爱情,你明白吗?”
“哦。”Kongphop随口应了一声,“桔子还要吗?”
“要。”
 
后来演到男主角为了初恋情人放弃了打拼多年的事业,抛弃了一切,以死亡成就了俩人的爱情,跳海自杀大结局。
“你觉得这个男的怎么样?”房东大人问。
“挺深情的。” Kongphop说。
“啊呸!”房东大人嗤之以鼻,“这是懦夫自私的行为!为了爱情就去死,有没有想过自己的父母,自己的朋友,真是个社会败类。Kongphop弟弟,我这么说,你懂了吗?”
Kongphop垂着眼不答话,开始动手剥芒果,桔子吃得有点多,牙齿有点泛酸。他还未搞清楚自家房东大人的路数,沉默是最好的处理方式。
 
但此番沉默在Arthit眼里就代表着他曾经想过自杀的征兆。
激动着按着遥控器,啪嗒啪嗒。
“每个人都是人生父母养的,人不光要考虑自己还要考虑自己年迈的双亲!”房东大人指着电视声声泣泪。
“P’ Arthit,你是说那头大象吗?我想他们可能考虑不到。”电视上动物世界放的正欢,一大一小母子象在河边喝水,Kongphop站了起来准备回房。
 
“干什么去?”
Kongphop 挠了挠头,“该睡觉了。”
“再吃点?” Arthit指了指果盘。
“都没了,还吃什么。”
 
Kongphop是个好租客,更是个好弟弟。他会在早上出门前买好早饭,临出门前叫自己起床。他会提前一天问自己晚餐想吃什么,下班的时候顺带把食材带回来。他会帮自己洗衣服,晾衣服,熨衣服,叠衣服,他买的洗衣液的味道很好闻。
这么好的Kongphop弟弟,Arthit觉得抛弃他的那个女的简直是瞎了眼。Arthit觉得他担负着使命,拯救世上为数不多的好人的使命。
 
“你说失恋的人该怎么安慰?”
Bright拆了一包鱿鱼干,哐哧哐哧嚼得欢,“带他去干他喜欢干的事儿呗,让他看看生活还是很美好的。”他把包装袋递过来,凑到他面前,“喏,吃一个?”
“不要。”Arthit摇了摇头,喝了口奶冻转头看他,“你…你是不是胖了?”
Arthit捏了捏Bright略显丰腴的手臂,哎,我就知道每天这么吃早晚会出问题,还有什么能比脂肪更亲近人的呢,现世报啊~踏着小碎步飘然离去。
 
Bright很镇静,三两下塞完了鱿鱼干,开始打电话。
“喂,嗯,是我,买点肠清茶过来吧,对,要那种特别刮油的那种。哦,那事儿啊,我考虑着呢,主要是我还没看到你们全部的真心是哇……”
 
“他就不是个人!”M摔了电话,在办公室里仰天长啸。
Ork安抚被吓到的同事,“淡定淡定,生活压力大,请多多包涵。”
 
Kongphop弟弟喜欢什么?
陷在沙发软垫里的Arthit偷偷观察。
喜欢洗碗?每次吃完饭,Kongphop都主动去洗碗,洗得特别好,特别干净,发亮反光能照人脸的那种。
喜欢洗衣服?Kongphop承担了俩人的衣物管理工作,他在这方面特别有天分,两年前的旧T也能洗得和新的一样,更别说熨衣服,叠衣服这一套流程简直行云流水。
喜欢关心人?以前他和Bright嫌麻烦从来不做柠檬水喝的,好像自从他住进来后,柠檬水就没有断过。
喜欢笑得像天气都放晴了一样?喜欢在眼睛里藏几颗星星?哎呀!真是越看越心惊肉跳,Arthit倒在沙发上捂着心口发抖。他他他他他他…他他他他怎么就哪儿哪儿都这么好呢!
 
洗完碗还在厨房磨蹭的Kongphop也在偷偷观察。
这个白白软软又迷糊的P’ Arthit在干什么呢?
一会儿偷着眼看他,一会儿又嘟嘟囔囔,一会儿又在沙发上滚来滚去,简直…简直就像个团子一样啊!看上去还很好捏,Kongphop的手有些痒痒,心里也痒痒。
 
Arthit早上起来的时候,人有些恹恹的。
能不没精神嘛?
连续一星期晚上做梦,梦里全是Kongphop弟弟,洗完澡出来的Kongphop一只,晾衣服的Kongphop两只,认真剥桔子的Kongphop三只,递粉红奶冻过来的Kongphop四只,五只六只七只八只……啊!每一只都在闪着小星星喊着,P’ Arthit。
干完一天活的Arthit伏在办公桌上脑袋有些胀。
 
“Arthit,”同样凄风苦雨的还有隔壁的Bright,脚一蹬划着椅子轮脑袋磕在他身上,遭受重量暴击的Arthit生咳了一声,“Arthit,我失恋了。”
Arthit没吭声。
Bright捶了下他的背,“嘿!我失恋了!我和我女朋友分手了!”
“哦。”Arthit很冷淡。
 
“是不是朋友!这么漠不关心!”
Arthit起身,推开他。
“Kongphop失恋了,你就这么着急,” Bright开始碎碎念,“我失恋了,你就这个态度,我们认识了十年了,竟然还比不上刚认识三个月的,你说!你是不是喜欢他!你说!你是不是没良心!”
Arthit如遭雷击,“你再说一遍?”
“我说你没良心!”
“不是,前面那句。”
Bright想了想,“你是不是喜欢他?”
Arthit再次遭受雷击,好像隐隐约约发现了什么不对劲。
 
“走!”Arthit站了起来。
“干什么?”
“喝酒去,庆祝你失恋,不是,安慰你失恋。”
“走!”
 
啤酒是一打一打地上,冰块是一桶一桶地干,咕咚咕咚,呼呼啦啦。别桌都弥漫着烤肉的烟雾气,就他们桌,烤肉盘冷冰冰,孤零零意思意思放着两鸡翅凑数。
Bright傻了眼,哎呦,看起来倒像是他失恋了。
“你先吃点垫垫。”
“不吃。”
“你先喝点水醒醒酒。”
“不喝。”
“那你再喝点酒?”
“好。”
“Arthit,你是有喜欢的人了吗?”
“什么?”
“你完全一副为情所困的样子啊。”
 
Arthit没说话,捂着嘴,跌跌撞撞跑去厕所。
哦,原来我喜欢Kongphop弟弟啊。喝了两打啤酒,吐得昏天黑地的Arthit抱着马桶边吐边接受了。
 
 
 
 
 
 
OOC AU
有个问题,一直侧重在写暖暖,钢炮的形象好像不是很明显是吗?
我得好好想想。
如果下很长,我就分开两章或是三章写,反正全文不超过五章。
Bright×M,M×Bright的问题,不展开写的,稍稍带点,欢喜冤家路线吧,所以不必期待,也不会有攻受困扰,自行脑补吧~
不妥,告知,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