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梳妆

【巍澜】领导被惯成残废怎么办(上)

琥珀色的猫眼:

最近,特调处所有人都发现了,他们赵处长的懒惰指数每日正以惊人的速度在增长,原本就是“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的赵处长,如今是能“能张口的绝不动手,能代劳的绝不亲为”,若是能帮忙上厕所,他大概连屁股都懒得动一下。

平素里沈教授下了课过来特调处帮忙还好,基本上没他们什么事,但沈教授若是上课去了, 特调处所有人就遭殃了,赵大处长动一动嘴皮子,能让你跑断腿。

所有人都咬牙切齿,忍气吞声,谁让那是领导呢,但是忍耐也是有限度的啊。

看看,从早上到这会儿,那位就没离开过座位,连棒棒糖都要人剥出来喂进嘴里,而做这件事情的,当然是此刻正坐在处长办公桌对面的沈教授了。

祝红瞪着眼睛瞅着办公室里“眉来眼去”的两个人,嘴巴一撇,低声骂了句,“妈的,死给!”

“哎,你们没发现老赵这越来越懒的毛病,都是沈教授给惯出来的?”大庆趴在桌子上没好气地说,“最过分的是,昨天晚上沈教授加班备课,老赵只能叫外卖吃,人外卖都送到门口了,他还要我去开门拿外卖。有哪只猫像我这么惨的,说好的铲屎官呢?”

林静抬头讽刺地笑道:“你呀,就知足吧,他还有力气打电话叫外卖而不是让你去买已经不错了。”

“你错了,外卖是沈教授叫的,而且还专门多给了一倍的价钱,让人饭店把虾壳给剥好,鱼骨给挑掉。省得他不小心噎到了。”大庆咬牙切齿地哼道,“凭什么我那份鱼肉就没把鱼骨挑出来?”

众人目瞪口呆,这是要把人给惯成残废啊!

“行了吧,连拧开矿泉水瓶盖的力气都没有的人,你还指望他挑鱼骨了?”楚恕之不屑地发出白眼,对于自己爱豆令人发指的行为无法挑出半点异议,只能把不满发在自家领导身上了。

另一边,沈巍和赵云澜已经下班准备回家去了,只见赵云澜伸了个懒腰,嘴里叼着根棒棒糖,口齿不清地说着:“媳妇儿,咱晚上吃什么?”

沈巍柔声道:“你想吃什么?”

“我想吃什么,你给做什么?”赵云澜坏笑着昵了他一眼。

沈巍嘴角一扬,一边推开办公室的门,一边耐心地问道:“那你想吃什么?”

“只要是你做的,都无所谓啦,有肉就行了。”

“那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买点菜,回来再接你好了。”

“不用,一起去吧,就当运动就好了,反正我这一天都没动过呢。”

特调处众人暗中翻了无数个白眼,你还知道你没动过啊。

“那就走吧!”说话间,沈巍一只手扶着赵云澜的腰一起往外走去。

林静的表情堪称一言难尽,“老赵这是怀孕了?他不会自己走路?”

小郭同志在一旁默默听了许久都没敢出声,这会儿,却差点被口水呛死!拼命咳个不停。

大庆摆摆手,有气无力地说:“你没看见在家里是什么样的,知道了,你就不会说了。”

“在家里什么样?”

“你不会想知道的。”大庆觉得,自己有必要另觅居所,天天在家被狗粮淹没,是一件非常非常痛苦的事,我他妈又不是狗,为什么天天给我喂狗粮?为什么?

 

吃完饭,沈巍把洗好的葡萄一颗一颗剥好皮喂进赵云澜嘴里,心里踌躇了片刻,犹豫地说道:

“云澜,我后天要带学生出去做考察研究,可能得去三天!”

赵云澜抬起眼皮子看了他一眼,安慰地拍拍他的肩膀,“没事,你去吧!”

沈巍顿时有些错愕,旋即又好似觉得委屈一般,安静地撇过脸沉默了许久。

“怎么了?你是怕我不同意?我没不同意啊,你就去呗!”

沈巍叹了口气,喃喃道:“我应该高兴吗?”

赵云澜有些莫名其妙,坐起身来凑近他,“怎么了?你怎么不高兴了?你有你的工作,我总不能阻碍你做你喜欢做的事情吧。”

沈巍目光微黯,开口叹道:“你知道我喜欢做什么事吗?”

“那你倒是说说你喜欢做什么事?”

沈巍顿时耳根微红,不知道所措地推了推眼镜,没有回答。

这下子赵云澜来了兴致,不怀好意地笑他,甚至把脸又往前挪了数分,差点怼到沈巍眼镜上去,“说说,你喜欢做什么事?这么害羞,该不会你脑子里都是黄色废料吧?”

沈巍顿时面红耳赤,推开他的脸,假装愠怒道:“别胡闹!”

“我没胡闹!你肯定心里想着什么不可描述的东西,要不怎么脸红成这样。”

沈巍哭笑不得,“我,我只是,只是希望多点时间和你待在一起!”他自己说完,不好意思地端起空盘子躲回厨房去了。

赵云澜立马站起来没脸没皮地跟过去,“哦……你是舍不得我对吧?”

沈巍叹了口气,转身把跟进厨房的人抵在橱柜上,按住他不安分的手,“那你呢?”

赵云澜被他这娴熟迅速的动作惊到,没反应过来,愣了好一会儿。

沈巍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眼里微微闪过受伤,修长细密的睫毛含住了那一席冷却晦暗下来的星辰。

“我当然也舍不得你了,要不我陪你一起去吧。”赵云澜反应过来当即俯身贴进他的耳边轻声说。

沈巍顿时浑身紧绷,睫毛微颤,猛地咽了咽口水,即使两个人在一起半年多了,但他对于赵云澜的撩拨,仍然是如初见一般心动不已。

赵云澜的气息喷在他的耳朵上,他的自制力在逐渐瓦解。

“你说真的?”

“我当然是说真的啊!”

听着对方理所当然的语气,沈巍不觉有些迷醉,他终于忍不住,封住了那张近在咫尺的嘴,棒棒糖的甜腻,瞬时充斥口腔,熟悉的味道令他差点失去理智,他用力地将怀里的人按紧,吸吮着对方口里的甜美,赵云澜自然也不甘落后,使出浑身解数撩拨他,结果就是,第二天差点起不来了。

永远学不会教训的赵处长,今天又是腰酸背痛的一天。

评论

热度(14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