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梳妆

【仙流】模范男友 04-05完

巴塞罗那迷路:

章节导航:  01  02  03  04-05(完)

4.

又到了一周一度的礼拜五下午——那个对许多高中生来说翘首以盼的时刻,虽然每个人期盼的原因会有些许不同。

 

就比如那湘北的樱木花道,此时正坐在教室里挠着红脑壳眼神呆滞地望着黑板流口水,当然他的眼睛已经看不到黑板上任何一个字了,只能看到可爱的晴子同学站在校门口朝他这个天才微笑招手的画面。

是的,据天才“一不小心”地对每一个路过一年七班的人透露,今天,赤木晴子将会为可能再获“满堂红”的他进行一次充满爱心的补习。“像上次一样临时抱佛脚可是不行的哟,樱木君,我们要在平时就做好积极的准备。”晴子昨天温柔的话语言犹在耳,当时的樱木在一旁双目失焦,点头如捣蒜。

当然那些不幸经过一年七班门口的人是不包括那个可恶的流川枫的,所以天才也没忘在课间“顺便路过”一下一年十班的后门,把这个可喜可贺的消息显摆给那个已经被天才踩在脚底下的“情敌”。一秒钟后从里面飞出来一把午餐用的叉子。

流川枫的同桌吓得从座位上跳了起来,他很庆幸今天流川枫午餐吃的不是牛排,不然飞出去的凶器很可能造成流xie事件。

 

 “死狐狸!就知道你在嫉妒本天才!你有本事用暗器,你有本事单挑啊!”好在门外的那位物理防御值也不容小觑。

 

但是正如天才所预料的,被挑衅的对方如缩头乌龟似的完全不应战。

 

在礼拜一的社团练习上,樱木曾经听到三井坏笑着对流川说了句:“哟,流川,今天怎么没看到你的熊猫妆?”

什么熊猫装?!天才樱木花道虽然不太清楚“熊猫装”的具体定义,但动一动聪明的脑袋瓜联想一下——那只死人脸的狐狸居然裹成胖乎乎、傻呆呆的熊猫的样子?!——他一定是为了打败本天才,不择手段地去练了什么邪功导致走火入魔、精神失常了!这样说的话,晴子小姐怎么还会继续被一个弱智所迷惑?嘿嘿!果不其然,整整一个礼拜,流川枫面对樱木花道的百般挑衅都表现得兴趣缺缺、无动于衷,完全不正常。樱木暗自偷笑,看来日后无论在情场还是球场,那个流川枫都不足为惧。

 

礼拜五下午确实是许多同学翘首以盼的时刻,这些同学中感受最强烈的要数那位流川枫的同桌了,这些天他深深感受到来自流川枫身上的腾腾杀气,五天来对方破天荒地没在任何一节课上睡觉,有一次居然还眼神清亮、口齿清晰的叫出了自己的名字!这是怎么回事呀???每天坐在教室里那种胆战心惊、如坐针毡的感觉,让他有随时可能被暗杀的预感。

终于熬到了礼拜五,直到对方在放学铃响后,抄起运动包,一语不发地离开了教室,他这才敢大声喘气——还是趁着周末去神社里求个平安符的好。

 

 

此时此刻的流川已经跨上单车,一路沿着蔚蓝的湘南海岸线疾驶而去,墨黑的发丝扬起在额头,阳光从树叶间的罅隙里漏下来打在脸上,心情也随之忽明忽暗。

 

今天那个白痴又在自己教室门口喋喋不休地炫耀有人要帮他补习功课,仿佛七门不及格是件很辉煌的事情。

想到这里,流川嘟了嘟嘴,忘记了自己也曾经有过四盏大红灯笼高高挂的“辉煌”历史。

不就是有人帮忙补习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突然就想起那个时候的事情——

 

流川曾经去过仙道家一次。

那是个周六上午,他们刚准备一对一的时候,天空中就开始阴云密布、妖风阵阵,于是两人决定去附近仙道的公寓等待阵雨过去。

流川的运动包总是鼓鼓的,除了那只硕大的篮球外,总会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掉出来——比如,每个礼拜从学校里带回来又原封不动带回去的作业本。

为什么不放进书包里?因为,带两个包,麻烦!

“流川,你连作业本都带来啦?”仙道有点诧异,原来流川枫这么热爱学习啊?居然把作业本随身携带。彦一的情报好像不太准嘛~~如果彦一当时能听到仙道的心理活动,一定会大喊冤枉。

“可是为什么都是一片空白……”仙道似乎渐渐发现了真相。

“不会写……”流川眨巴着眼睛,他对老师也是这么诚实地回答的。

“……”

然后那天仙道也不知道为什么,连自己的作业本都懒得涂的人,却摆出一副热心学长的样子乐此不疲地给一年级小鬼讲解了整整一个小时。

“仙道,我的眼睛好干涩。”为什么他什么都懂的样子……

“啊,你等等……”仙道从抽屉里翻出了一瓶眼药水,递过去。

“?”仗着自己双眼视力都是5.2的流川,还从来没有主动自发地滴过眼药水。

看着流川呆呆的样子,了然的仙道笑眯眯地一手托起流川的后脑勺,把脸凑近了流川眼前,神情专注地摆弄起那个小瓶子。

仙道离得太近了吧,望着仙道一脸专注的表情,流川觉得有点呼吸困难。

“乖,睁大眼睛看这个小瓶子。”这小鬼在东张西望什么呀?

“……”

总之,那天仙道给自己滴完眼药水以后,自己也说不清是什么原因,总觉得胸口有点堵、呼吸不太顺畅,就提前回家了。回家以后,那种不适感也随之消失,流川也就很快忘了那天的事情。

 那天以后,仙道也再没有提起过关于补习的话题。

直到上周日,接到了仙道的电话——

“喂。”

“流川?我是仙道。”

“!”

“昨天都没出来打球啊,你该不会是在补作业吧?”

“白痴……”

“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

是的,有人帮忙补习没什么了不起的,又不是没人帮流川补习,只是被他断然拒绝了而已。那时候流川想的是,自己的熊猫眼绝对不能让仙道看到。

为了以防万一,后来的一个礼拜,他白天牺牲了上课睡觉的时间努力保持着清醒,晚上回到家以后终于成功摆脱了失眠的困扰。

 

“流川,执念太深的话,是会走火入魔的。”上周五仙道说的最后一句话言犹在耳。

哼,今天就跟你做个了结吧。

 

 

5.

流川骑过小球场的时候,发现仙道已经等在了那里。

 

再见仙道的第一句话,流川说的是:

“我会赢。”

 

 仙道笑得很无奈。心里想,他这句话每个礼拜都说一遍吧?看来这小子根本不记得上个礼拜的事情了。

 

篮球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

 

这一次的对决,流川拿到了他心心念念满意的比分。可是仙道总觉得流川有点不对劲,像在生闷气。

“我走了。”

“啊……”仙道望着流川孑然的背影。

 

流川走到一半,突然又气鼓鼓地折了回来。

“仙道,难道你觉得我赢不了?”

 

仙道一脸诧异:“你今天刚不是赢了我吗?”

 

“我说那个赌局,白痴!”

 

仙道恍然大悟,有点小高兴,但又转念一想,那个著名的阿米巴原虫想的应该是另外一层意思吧:

“这样啊,流川,但其实他们指的不是打篮球啦……”

 

“我知道,白痴!”

 流川好像从来没有骂过自己这么多句“白痴”。

仙道看见流川低着头,似乎有点不太敢直视自己。

 

仙道记得有一次在家里帮流川滴了眼药水,他也是这样反应有点奇怪,后来还匆匆离开了,那时候觉得可能是自己帮忙补习功课说教得太多把人家给吓跑了,后来就再没敢提过补课的事情。

 

“原来……是真的啊……”仙道开始发呆。

 

越野曾经笑着说:“仙道,你的品味一向很‘独特’。比如爱好钓鱼,比如喜欢酸的发苦的柠檬。”

仙道对此倒是没有异议。他享受自己保持小众的品味。就算别人不能感同身受,也丝毫不能减弱他对这些“特别”嗜好的热爱。反而让他觉得更加有趣。

 

所以,当这几天,队友的玩笑让自己重新思考起与流川之间的关系,而他震惊地发现自己的品味竟然可能、也许、大概和一大波人保持高度一致时,一开始是拒绝的、乃至于不愿意承认的。

 

是的,那“一大波人”具象化就是指一群叽叽喳喳的疯狂女孩子。

而这“大众化的品味”指的就是仙道彰觉得那些女孩子眼中的男神般存在的流川枫同学对自己而言居然也有一种特别的……额……吸引力。

 

但是周六没有如往常接到流川约球的电话,让一向安然自得的仙道总觉得心里缺了一块什么,他终于被迫承认在意流川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于是他在还没想好任何借口的时候,就已经把号码拨了出去。

  

柠檬加上薄荷会不会是绝配啊?

 

 

流川抬头看见仙道陷入沉思的样子。

那个时常笑着的人,是决定用沉默代替给自己的回答么?

流川心里闷闷的。

 

就在决定转身离开的时候,被仙道拽住了手臂,一个回身,圈进了怀里。

仙道的气息吐在耳边:

“这局连你都不赢的话,恐怕这世界上就没人能赢了。”

 

正巧越野一行人说说笑笑地走过,远远看见仙流二人伫在那个小球场。

“仙道这小子,今天一下课就不见了!原来是——”

越野刚要笑着向仙道的方向打招呼,突然看见画风一变,众人在瞬间石化,惊得下巴掉了一地。毕竟在纯洁的陵南队员的眼中,八卦与真相犹如赤道与北极的关系,有着天差地别。

 

还好,他们远距离观赏的是无声电影,要是听到一向超然物外的仙道刚才吐出了百年不遇的高段数情话,说不定直接就晕了。

 

福田第一个恢复冷静:“不好意思兄弟们,我赢了。该清算了。”

越野一脸幽怨地瞥了瞥福田:“容我平复下伤口,你该理解嫁王牌的心情,此时谈钱多伤感情……”在这短短的几分钟内,他在重新刷新了一遍世界观后,心里早就把仙道骂了狗血淋头,平时神神秘秘也就算了,这种原则性问题居然一点都不透露给他,害他没时间改注倒戈!

 

“感觉是在我们的‘祝福’下,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植草说出了其他人的微妙感受。

 

神出鬼没的彦一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学长,你们那么激动在看啥呀?!”他那敏锐的新闻嗅觉让他的双眼放射出炯炯的光芒。

 

池上一个大掌拍在他眼前,挡着彦一的小脸:“走了走了,别看,少儿不宜。”

 

 “我…..”管平刚想发表下感想。

“别说话!”就被四个声音异口同声地扼杀在摇篮里。

 

窝在仙道怀里的流川,远远看着走在最后一个的越野离去的背影,露出了一个不易察觉的笑:哼,居然敢小看我,输光了吧?让你还敢再投翔阳!

 

故事的最后,流川和福田,到底谁成了谁的助攻,这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而忿忿不平的越野同学已经开始酝酿起下一局:

要么就赌仙道和进攻之鬼的攻受问题?这次铁定要扳回一局!

 

 

但真的能如我们的越野同学所愿吗?“嫁王牌”和“进攻之鬼”无一不暗示着他潜意识的选票倾向,小看自家王牌可是要吃苦头的噢。

 

 

-End-

 

2016.6.20

 

完结这篇抽风之作的时候,又是深夜。祝我爱的他们,和爱他们的你们,晚安 ^_^

 

评论

热度(66)

  1. 淡.梳妆巴塞罗那迷路 转载了此文字